等待
在远处看见老人的眼神就感觉她在等待着什么 老人的耳朵不太好 和她聊天的过程中不得不提高一点音量
和老人的聊天中得知老人已经有八十八岁了 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都没在老城区这住了
老人说女儿每周都会来看她 说着还指了下手里的香蕉 说这是女儿给她的
这里不久就要拆迁了 我和老人说马上就要搬到新房子里住了 那里比这里条件好得多 老人说从上一代就在这里住着了 这里有院子 有熟人 新房子那里没有
老人说自己心脏不好 走路容易头晕 还指了一下身旁房间里的轮椅 说是孙女买了送给自己的 我趁机看了一下房子里面 一间五平米左右的房间 一张床一个饭桌便占满了位置 老人说里面还有房子 可能是一个人生活 这里的东西便足...

这里是无法说明和表达的地方 我所学习和熟知的任何一个词语都无法表达这里的瑰丽 哪怕只是百分之一 无论再怎么夸张地说明这个地方给我的震撼也不过只是咿呀学语而已 纵使我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 这一刻也止不住对这里赞颂

古事

羊城

光花

光与影

©another | Powered by LOFTER